探索资讯网 汇聚海量国内、国际热点新闻

非洲有一群人,血液比黄金还值钱,24小时保护

2021-01-23 10:15:47已围观 来源:互联网编辑:探索资讯网

引言
泻水置平地,各自东西南北流。人生亦有命,安能行叹复坐愁?酌酒以自宽,举杯断绝歌路难。心非木石岂无感?吞声踯躅不敢言。——《拟行路难》

北宋年间,苏轼的叔叔苏颂有一好朋友叫吕缙叔,他是进士,也是宋仁宗身边的近臣,他也颇有才华,不光擅长谋略,也精通历史,是《新唐书》的编纂,而在当了颍州知府以后,他突然得了怪病,他的身体一天一天缩小,到了临终的时候,他已经只有婴儿般大小,这种“返老还童”应该就是如今的侏儒症,而由于古代医疗技术有限,所以对这些罕见病例的研究并不多见,才会给他抹上神秘色彩。

而因为怪病被困扰的历史人物还不止他一个,晚清的权臣曾国藩也是其中一位,据说他的皮肤长出了如同蛇一样的鳞片,大家都认为他是蟒蛇的转生,而蛇和龙一样,在古代都是权贵的象征,所以更是不敢招惹他,其实他患的大概率就是神经皮炎,由于古代缺失这些病理知识,所以他们的病症才会被传说化。而好在他们位高权重,就算得了病一般人也不敢轻易得罪他们,但是在非洲的一群人就不同了,因为表现出来的特别病症,他们被视为大有作用,政府不得不派出军队保护他们。

众所周知,非洲大陆的文明相对于会落后于世界大多数国家,坦桑尼亚就是一个这样的国家,由于非洲部落中的巫医一直在它们的文化里享有很高的地位,所以他们说出的话就成了普遍百姓的“神谕”,白化病人就是这样成为了他们“捕杀”的对象,说是捕杀丝毫不过分,在他们封建思想的观念里,这类皮肤、毛发呈白色或者黄白色,瞳孔呈淡粉色的人是拥有着神奇疗效的人。

在黑人国家,出现了一个全身发白的人就极其显眼,人们不会关注他是不是得了病才会如此,而是对他们充满敌意,将他们视为“怪物”,于是从生活中就时时刻刻想着攻击他们,得了白化病的黑人在这样的环境里,身体和心理都遭受着巨大的煎熬。而巫医才是直接把他们推到了死亡边缘,他们声称这些“白色黑人”可以治疗人身上的疾病,他们血液更是可以让人保持年轻,维持健康。

要知道非洲大陆的医疗条件本身就十分落后,这让他们知道了就更不得了,于是得了白化病的黑人并没有得到妥善治疗,反而被商品化。由于白化病人并不常见,他们的身体就更是值钱了,血液堪比黄金价格还高。于是人们只要看到白化病人,为了得到他们,更是不会在乎方式,绑架,砍掉双手双脚再拿到黑市上去卖。

人权并没有普及到坦桑尼亚,不光是某些坦桑尼亚人迫害白化病人,就连一些白化病患者的父母也不会在意他们,生下来发现孩子患有白化病后,他们就会第一时间拿到黑市上去卖掉,由于巫医的宣传,等待孩子的是什么就让人细思极恐了。

而非洲的黑人会这样做也跟他们的文化有关,一些落后的非洲国家,他们并不是因为土地贫瘠而食物短缺,而是他们相信脚下的土地是片富饶的土地,无需劳作,他们就能得到食物。事实上,非洲土地也确实很富饶,但是靠着大自然的天然反馈,并不了解决那么多的人口食物需求。

而造成他们这种观念的根本原因就是他们很懒,有现成的就绝对不会去开辟其他的,就比如白化病人,他们并不会想着去帮助他们,而是找了借口,让白化病人反过来“帮助”他们。

幸好不是所有的坦桑尼亚人都是落后的蛮夷,国家的相关部门为了保护民众权利,出台了相关法律制止他们这种残酷行为,并且给他们普及了正确的疾病知识,但是对于传统的坦桑尼亚人来说,他们的宣传和制止反而更加抬高了白化病人的市场价格,所以他们的处境并没有变好。军方不得已,只得安排军队24小时日夜保护白化病人,而还是用人为了利益不惜铤而走险,想办法去迫害这群病人。

笔者感想

得了罕见遗传病的人本身就是弱势群体,要是再遭受到社会上其他人的污名化,那确实就更可怜了,已故的流行乐天王迈克尔·杰克逊也是一名白化病患者,而在有心人的谣言里,他成了一名为了变成“白人”而不惜巨资换皮的人,如今看来,这样的谣言极其拙劣,因为这样的全身换皮技术到如今并为实现,之前的谣言却深深中伤了一名被疾病困扰的病人。所以,在对待他们之前,首先要了解他们的困难,不要因为别人的外表去歧视他们,虽然我们不像坦桑尼亚百姓一样无知,但是在面对白化病人时,大多数人也只是采取了更“委婉”的暴力,所以在本质上,愚昧的造谣者同坦桑尼亚的巫医并没有什么区别。